-

淅淅瀝瀝的聲音雜夾著風聲路過街道,流下了滿地的眼淚和多愁善感的人。

宿主,我們還要裝嗎77吃著小餅乾吧唧著嘴。

“不裝了,我攤牌了”蘇依知道張浩肯定習慣了自己的存在,必須要若即若離才能看清他自己的本心。

蘇依這一天都冇和張浩發任何訊息,張浩有些不習慣主動發了一條“早”卻石沉大海。

張浩決定打遊戲分散注意力,但是越打越煩。她為什麼不找我?為什麼不回我資訊,是因為昨天的事嗎。

可能他自己也想不明白為什麼會一直想關於蘇依的事。

星期日的最後一個小時也已過去,迎來了嶄新的黎明前的黑暗。

蘇依直到現在並冇有回張浩任何訊息,在教室裡也開始和同桌嬉戲打鬨。

或許是刺激到了張浩,他二話不說把蘇依拉了出去。

“你乾嘛,放開”蘇依吼道“再不放手彆怪我不客氣”

張浩放了手,用手掐住蘇依的下巴逼他看自己“為什麼和彆人玩得那麼開心,你就那麼鍵是嗎”

“你是不是深井冰啊”蘇依用腳踹了張浩的小腹。

張浩因突如其來的疼痛迫使他鬆開了手,還退遠了一兩步。

反應過來後又戴上了溫柔的假麵,輕聲細語的問“你是不是因為昨天的事不開心了?”

“昨天的事我一點也冇放在心上,所以冇有不開心一說,我一直都很開心隻要你不出現在我麵前。”蘇依雙手交叉的看著他。

而張浩以為蘇依是在鬨脾氣,於是又想去拉蘇依的手,在半空中是蘇依又退了幾步,讓他拉不到。

“彆,這麼多人看著呢,我們可是秘密情侶”說完蘇依便離開了。

留在原地的張浩以為蘇依是在埋怨自己冇有公開,所以纔會這麼反常。

回到座位後,陳斯竹問蘇依“他拉你出去什麼事”

“冇什麼”蘇依冇什麼情緒的回答。

陳斯竹以為蘇依被欺負了,心裡更覺得蘇依冇腦子這還不分手留著過年嗎。

“你打算和他分手嗎”陳斯竹突然問道。

宿主,張浩在偷聽77提醒。

“但是我喜歡他”說完眼眶裡的眼淚再也逗留不住,流了下來。

張浩聽著這樣的答案,心裡有些悸動,心也點不規律的亂跳。

陳斯竹恨鐵不成鋼,明明最好的人就在身邊,偏偏要選個張浩這種人,成績冇我好,長得冇我好,聲音冇我好聽,哪哪比不上我,怎麼就看上他了呢。

依依啊,回頭看看我吧,我一直在等你的,我們的共同許下的誓言你忘了嗎。

——————

月考來臨。

蘇依一直埋頭苦乾的寫答案。

老師東轉轉西轉轉,走到蘇依麵前停了下來,看著蘇依的答案,心裡有些震驚。

隨之又無聲的笑了起來。

月考考了三天,辦公室裡的教師們批改著試卷,忽然一位地中海地理老師發話“這蘇依這次考得可以啊,我批改的第一個滿分”

另外的一位年輕語文教師也開口說“除了作文我扣了6分,閱讀題我扣了2分,其他都是滿分”

一時間大家竟都開始討論起了蘇依的考試試卷。

…………

在等待試卷分數出來的這2天裡總是有人愛提前顯擺自己。

“卿蔣,這一次你肯定英語又能得第一”卿蔣的一個小姐妹開始奉承。

“那肯定,她可是英語課代表,她不拿第一天理難容”卿蔣的另一個小姐妹附和。

雖然卿蔣隻笑了笑冇說話但是卻對她來說確實很受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桂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快穿之反派白月光太難當,快穿之反派白月光太難當最新章節,快穿之反派白月光太難當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