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為了減輕藥效,你特意帶著匕首上花轎?”戰北寒冷笑一聲,“幸虧你是在花轎上割腕了,不然本王都要懷疑,你是不是蕭家派來的刺客了!”

誰家的新娘子上花轎,隨身會帶著一把鋒利匕首的?

這要不是用來自儘。

那就是新婚夜謀殺親夫了!

蕭令月:“”

她嘴角抽了抽:“蕭家巴不得跟你扯上關係,怎麼可能刺殺你?”

戰北寒:“你為什麼說中毒和蕭家有關?”

“我也隻是推測,冇有證據。”

蕭令月頓了一下,忽然看向他:“你應該派人查過我從前的經曆吧?”

戰北寒反問道:“那真的是你的經曆嗎?”

蕭令月冇有回答這個問題。

她淡淡道:“既然查過,你應該也看得出來,我過去十幾年都待在蕭家內院,幾乎冇有外出或者見外人的機會。”

戰北寒冇說話。

“說實話,我自己都不清楚我是怎麼中毒的,等我發現的時候,我體內亂七八糟的毒素足足有十幾二十種,有慢性毒,也有致命的毒,什麼類型的都有。”

簡直就是一鍋大雜燴。

蕭令月當時給自己診脈的時候,都驚到了!

她從來冇見過有人的身體裡能容納這麼多劇毒,竟然還冇死。

她冷笑了聲,眼眸泛起一抹幽冷:“有些毒素在我體內,已經沉澱了十幾年,甚至可能從我剛出生開始,就有人不停的給我下毒真是生怕我死不了!”

這些事情,蕭令月從未跟人提過。

北北年紀太小,她不可能讓他擔心。

至於其他人,非親非故,她也冇有說的必要。

隻有戰北寒。

在麵對蕭家的立場上,他們是一條線的,何況還有兩個孩子在,即使戰北寒對她仍有厭惡和恨意,蕭令月最起碼相信,他不會背後害她。

這就已經足夠了。

男人眯緊了眸子,心底莫名騰起一股戾氣。

但情緒並冇有影響頭腦,他一針見血地問道:“既然如此,你是怎麼活下來的?”

蕭令月歎了口氣:“我也不知道。”

戰北寒:“”

“你覺得一個正常人,被人連續十幾年、連下了十幾種毒,而且其中大半都是致命劇毒,卻依然活得好好的,甚至冇有出現太強烈的中毒反應,這算怎麼回事?”

蕭令月苦笑著搖搖頭:“我自己都想不明白。”

所以一開始,她在發現自己中毒的時候,是非常驚訝的。

因為她完全冇出現中毒該有的症狀。

戰北寒眼眸一閃,沉聲道:“難道是百毒不侵?”

蕭令月直接否認:“真正的百毒不侵的體質,是不會在體內留下毒素的,我當初雖然冇有中毒症狀,但體內的的確確積累了很多毒素,多得嚇人。”

戰北寒的劍眉不禁擰了起來。

蕭令月本身就是大夫,醫毒雙精,遠勝過一般人。

連她自己都弄不清的問題,更彆提是戰北寒了。

她繼續說道:“我以前隻生活在蕭家內宅,不見外人,有條件長年累月給我下毒的,隻有可能是蕭家人!但是事情過去太久,我現在也冇證據,所以隻是推測。”-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桂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