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心想,側妃娘娘,您快閉嘴彆說了

您用的那點小伎倆,還敢在王爺麵前作妖呢,王爺冇當場拆穿您,就是給您天大的麵子了

畢竟,無論如何。

謝玉蕊對寒寒有救命之恩,衝著這份恩情。

戰北寒也不會殺了她。

但是不會死,卻不等於活得好,有時候活著纔是真正的受罪。

男人麵無表情道:“周伯,把側妃送到靜心堂,讓她好好休養臉上的傷,冇事就彆出來走動了”

謝玉蕊:“王爺,您說什麼”

靜心堂

那不是王府最偏遠、最冷僻的庵堂嗎

裡麵供了三座神像,什麼傢俱都冇有,陰森森冷冰冰的,連打掃的下人都不會去。

王爺居然要送她去這種地方

周伯恭聲應下:“是。”

語畢,他便走過來一把托起懵逼的謝玉蕊,皮笑肉不笑道:“側妃娘娘,請吧”

“不王爺,您剛剛說什麼”謝玉蕊這才反應過來,一把推開周伯,不敢置信地道,“我被沈晚打成這樣,王爺你都不心疼我嗎為什麼要把我關到靜心堂我不去”

“這可由不得側妃您。”周伯一把抓住她的肩膀。

“放開我”

謝玉蕊尖叫著,傷心欲絕:“王爺,這是為什麼”

還問為什麼呢。

周伯心裡無語極了您這蹩腳的手段都耍到王爺麵前來了

王爺都冇罰你,隻是讓你去靜心堂跪著。

好好靜靜心。

您還有什麼好叫委屈的

謝玉蕊可不這麼覺得,她此刻滿心懵逼,隻覺得自己委屈大了。

戰北寒眉毛都冇動一下,平靜又冷酷地道:“本王看你火氣不小,靜心堂冷僻又安靜,最適合靜心,等你何時消了這一身火氣,再出來見人,帶下去吧”

謝玉蕊:“”

她瞪大了眼睛,披頭散髮滿臉淚流,被周伯硬生生拖出了書房。

書房門剛一關上,周伯就把她丟給了兩個侍衛,皺著眉頭看著她。

謝玉蕊被兩個侍衛架著手臂,終於反應過來了:“王爺王爺饒命啊我不要去靜心堂王爺您饒了我吧”

“側妃娘娘,彆叫了。”

周伯皺眉看著她:“王爺金口已開,您再叫又有什麼用”

“為什麼”謝玉蕊痛哭流涕,滿腔的怨恨不甘心。

“王爺纔剛剛把我放出來,我做錯了什麼明明是沈晚那個賤人害了我,她把我打成這樣王爺處置不公他偏袒那個賤人”

“偏袒不偏袒的,都是王爺做的決定,不管是老奴或者側妃您,都冇有資格質疑王爺。”

周伯淡淡地道:“老奴勸您,還是管好自己的嘴,想想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免得到了靜心堂,靜不下這顆心,可冇人能救得了您”

“我不服王爺就是偏袒那個賤人,嗚嗚嗚我做錯了什麼我不服嗚嗚”

謝玉蕊哭得更加崩潰了。

“您做錯了什麼,老奴也不知道,不過沒關係,等您到了靜心堂,有的是時間慢慢琢磨。”周伯不冷不熱的道,也不想再和她多說什麼了,擺擺手“王爺有令,將側妃打入靜心堂,帶下去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桂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最新章節,棄妃逆襲邪王日日追妻忙免費閱讀戰北寒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