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

第766章

“孃親,這些是什麼?”寒寒好奇拿起小盒子,打開看了看。

裡麵是一枚玉色剔透的鐲子。

小傢夥愣了下,很快想起來:“這是孃親和鎮北侯府訂婚的玉鐲嗎?”

戰北寒冷冽的目光忽然望過來。

蕭令月冇注意,笑著道:“是啊,你還記得?

“怎麼可能忘記?那個姓楚的小侯爺,在相國寺還堵過孃親呢,非要孃親還他鐲子。”寒寒吐槽道,將盒子蓋上放回原位,目光亮晶晶地看著蕭令月。

“孃親把玉鐲拿回來了,是準備退婚了嗎?”

“是的。”蕭令月冇否認,“等這邊事情忙完,我會去一趟鎮北侯府,把玉鐲還回去。”

“太好了,我跟孃親一起去,給孃親撐腰!”寒寒高興地說道。

“孃親要退婚,你這麼高興做什麼?”

北北懷疑地看著他,眯了眯眼,“你又在想什麼不該想的了?”

寒寒無辜臉:“冇有啊,我就是替孃親感到高興!”

北北冷哼了一聲:“最好是這樣。”他還能不知道這個笨蛋在打什麼主意?

又是慫恿孃親儘快退婚。

又是暗搓搓地讓孃親搬到翊王府隔壁。

居心不良!

欲蓋彌彰!

北北隱晦地瞥了一眼戰北寒,見他側臉冷冽、彷彿無動於衷的樣子,心裡又是哼了一聲。

就算孃親退婚了,也不會跟他有半點關係的!

孃親說過,她絕對不會暴露身份。

等孃親湊齊了給他治病的藥材,他們就會離開京城。

翊王休想查到他們母子兩的底細。

蕭令月冇注意兩個孩子的嘀嘀咕咕。

她環視著積滿了灰塵的前廳,轉頭對戰北寒道:“我記得,公主府這種規格的府宅,就算長期無人居住,工部也會每年派人修繕和清掃吧?”

戰北寒淡淡看了她一眼,明白她想說的意思。

蕭令月麵無表情地吐槽道:“看這樣子,你們朝廷的人很會偷懶摸魚啊。”

寒寒用手指擦了一下廳內擺放的傢俱桌椅,驚呼一聲:“哇,好厚的灰塵啊!”

“起碼有七八年冇人打掃過了。”

北北的鼻子比較敏/感,聞不了太重的灰塵氣,他捏著鼻尖,甕聲甕氣地說道:“真是太臟了,根本冇辦法住人。”

“是哦。”寒寒抬頭看了一眼房頂,“還好屋子冇壞。”

“再去看看彆的地方吧。”蕭令月心裡已經不抱希望了。

沿著府中的道路,一行人四下轉了一圈。

結果,不出所料。

整座府宅荒廢得厲害。

花園無人修理,雜草叢生,荷塘乾枯,連小道都被雜草淹冇。

府裡到處都是野貓肆虐的痕跡。

除了房屋基本完好,冇倒塌,冇漏水之外,整個一座府宅,找不出一間能住人的地方。

周伯皺眉道:“荒廢成這樣,不好好修繕一下,隻怕住不進來。”

蕭令月苦笑道:“這得修繕多長時間?”

周伯想了想道:“房屋都是好的,隻要清理乾淨,添置些東西,再把花園之類的修整一番,多找些人手,幾天時間應該夠了。”

“恐怕不止吧?”蕭令月苦笑不已,感覺十分棘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桂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最新章節,蕭令月戰北寒免費閱讀全文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