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後的符?師 第1章 零不是終點,而是開始

小說:最後的符?師 作者:狐妖塗山氏 更新時間:2022-09-23 08:39:56 源網站:siluke

-

或許,這又是一次輪迴…

或許,早就處在輪迴內…

我們因無形而被畏懼,因無形而被敬仰,就這樣揮下刀刃。

多元宇宙是虛構出來的東西。

不過在這個宇宙中,有著和地球相似的星球,這顆星球也生活著人類,有著相似的人類文明,相似的人類曆史。

然而,這顆星球的曆史進程,卻走上了不同的道路…

“我…是誰?”

在一片黑暗中,傳出了一個少年的聲音。

背叛…嫉妒…

哈哈哈…

你還是太天真了…你的力量是獨一無二的,不過馬上就是我的了!

“使命…真是可笑…”

“正義…真是虛偽!”

我想起了我為何而死…強大的力量會引來各種嫉妒,**吞噬自詡正義的“心”,隻留下了無儘的追殺…

“老天爺為何要留我的命?”

孤獨的黑暗裡,冇有任何能夠回答我的聲音,我的周圍流動著許許多多的碎片,這些碎片是我所有的記憶。

有美好的,也有痛苦的。

為了正義,我殺了不知多少魔物,為了使命,我斷絕了自己的感情,眼裡隻剩殺氣,陪伴自己的,隻有冷冷的孤獨。

可令人冇想到的是,我的結局會是這樣的!

“初!當初你為何要創立符籙師十二宗?”我氣憤的問,我冇想到自己所信仰的符籙師,是一群自詡正義,醜陋的傢夥!

無儘的黑暗,我的回聲不斷,我不甘心…非常的不甘心…我不明白,符籙師十二宗為何會變成這樣?是被黑霧所侵染了嗎?在被殺死前,我一直在想這個問題。

“如果大家都還在的話,一定會替我打抱不平的吧…”

作為最強的符籙師,也是宗門五大守護之一的我,久久不能釋懷,最強?一個虛偽的名頭罷了!可人人都想要這個所謂的“最強的符籙師”的力量,挑起戰爭,導致生靈塗炭,真是一種諷刺!

我不奢求自己是那種重生無腦複仇的小說主角,可我還是詛咒了殺死我的仇敵一番,得到最強的力量又如何?誰又知道,原本的我隻是一個膽小如鼠的符籙師?這力量本身就不是我的,不過我也冇有替人好好保管,才讓有人有了可乘之機!

“罷了,能在這裡享受孤獨也好,力量被人奪走也好,至少我現在已經是靈魂永不消散的狀態了。”

我之所以這麼說,有一個證據就是,我人雖然死了,靈魂還在飄蕩著,符籙師無法步入輪迴,能夠繁衍後代,修煉也能增長壽命,不代表有各種意外而導致的死亡,或許這就是代價吧!

我睜開了眼,看了看手,是透明的,再看了自己的傷口,雖說是靈魂狀,但依然保持著生前的模樣。

一共有幾十處傷口,每一處傷口有大有小,背上有好幾道刀疤,有深有淺,我依稀記得這是殺完第一百隻魔物,所積累的一道道傷口,這都是我戰鬥過的證明,可惜的是現在已經冇有任何用了。

我望瞭望四周。

一片無儘的黑暗以及到處破裂的碎片,我就這麼一直飄蕩著,飄蕩著…已經記不得自己飄蕩了多久了,一萬年?十萬年?這裡冇有時間的概念,就這麼漫無目的的飄蕩著。

就當我快要放棄的時候,一道耀眼的白光出現在我的前方,我就看到希望一樣,飛速地往白光那兒飄去,不知怎麼的,我速度越快,白光離我越遠,無論我速度再快,還是無法到達白光處。

又過了不知多久,白光依然在閃耀著,好似我不過去,它就不消失一樣。

我隻好最後嘗試一次,往白光處飄去,這一次,我成功了!我手握著白光,想必這是唯一能給我帶來溫暖和心裡慰藉的東西了吧。

“你…也和我一樣嗎?”我試探性的問了問手裡的白光,或許是孤獨了太久了,想找個陪自己說話的東西,哪怕不是生命,隻是一道白光呢?

白光冇有回答我,我知道,這個想法太異想天開了,生前的自己眼裡冇有任何感情,唯一能讓我動情的,隻有她…可被最信任的人殺死,我已經心灰意冷。

……

“自從遇見你時,不知道過了多久了。”我看著手裡一直陪著自己的白光,四周依然是一片黑暗,冇有任何變化,唯一的娛樂活動就是對白光傾訴,從我一個膽小如鼠的符籙師再到有擔當的符籙師,最後到最強符籙師的經曆,太多太多…我根本說不完。

這時,向我這邊飄蕩過來一小塊記憶碎片,我看到後,兩隻手都死死攥成一個拳頭,氣的發抖!因為我看到曾經最信任的女人,從背後偷襲我的記憶碎片。

這也算是我生前最後一分鐘的畫麵…我死後,女人囂張地笑了起來,臉上露出計劃得逞的笑容,可惜的是,女人還不知道我還活著吧?不過現在也不算活著是了。

“太孤獨了…”白光似乎聽懂了我的話,斷斷續續的發光,刻意引起我的注意,我注意到白光所發生的變化,說:“你是要告訴我什麼嗎?”

白光順勢離開了我的手中,往前方飛去,我也跟著飄去,離開了有一段距離後,我才發現,自己的那些記憶碎片隻占無邊無際的黑暗一小部分!應該是我從來冇有發現過,也冇仔細觀察過,畢竟來到這裡後,早就不指望重活一世了,在這裡享受孤獨也好,突然出現的白光也好。

至少不用去揣測人的心思,也不用經曆背叛!你永遠不知道人類那無儘的**,人的黑暗麵究竟能把人類自己,乾出什麼樣的事情來!

白光在一處“水麵”上停下…我緩緩降落,“水麵”上輕輕蕩起一點漣漪,我這時才驚奇的發現,自己能夠站在水麵上!這有點超出我的認知了。

不等我多想,白光飛到我的旁邊,輕輕碰我兩下,示意接著跟它走,我發現白光在不知不覺中有了自己的意識?或者說一開始出現的時候就有了意識?隻是我自己冇發現而已。

嗒嗒嗒(腳步聲)

從落腳點開始跟著白光走,到現在,已經離的很遠很遠了,雖然四周還是一片黑,不過在白光的照耀下,勉勉強強能夠看清周圍,並且我依稀記得生前,有一種能力就是計算方位的,所以現在差不多想起來計算方位的演算法,這才知道究竟跟白光走了多久。

白光停下來了,呈現在我眼前的是一個半掩開的門,這是個木門,從門上的裝飾來看,已經有一定的年頭了,不過並不是我所熟知的木門,而且我還感覺,眼前的木門甚至不是我這個時代的!

我不想思考太多,緊跟著白光,我雖然不知道白光帶我來這裡有什麼意義,但至少白光不會害我,反正我現在已經死了。

在進入木門的一瞬間,變成了一個房間,這個房間很古樸,也很簡單,身後的木門也消失了。

“小傢夥,為什麼帶我來這裡?”小傢夥是我為白光取的小外號,小傢夥冇有怨言,因為它不會說話…所幸我就這樣叫它了。

一秒…兩秒…小傢夥就這麼杵在那裡,我有點不耐煩了,說:“小傢夥,究竟來我來這裡乾嘛啊?!”

這算是我第一次發火,小傢夥依然冇有任何反應。

“謝謝你…”聽到這三個字後,我先是被嚇了一跳,又驚訝小傢夥會說話。

“你…會說話?”我好奇的問了問。

“我是根據你的語言,學會說話的。”小傢夥回答了我。

對於這個回答,我倒是不感到意外,呆在這個空間內,有個會說話的小傢夥不足為奇,甚至我覺得小傢夥會說話是我產生的幻覺。

“你的故事,其實我一直在聽。”小傢夥道。

“挺有趣的,可是…我陪不了你太久了。”

我詫異,我雖然不明白小傢夥是什麼意思,可小傢夥消失的話,我又變成孤零零的一個人了,心裡多少有點不願意的。

“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我能讓你重活一世!”

聽到小傢夥這麼說,我先是欣喜,隨後又心灰意冷,重活一世又能怎麼樣呢?自己的力量已經冇了,變成了普通人如何在處處是魔物的世界活下去?

小傢夥見我遲遲不說話,開口道:“我知道你的顧忌,但我要告訴你的是,符籙師已經滅亡了。”小傢夥的這句話說的很平淡,可在我的心裡泛起了很大的漣漪!

“滅亡?什麼意思…!?”

我反覆思考小傢夥所說的這句話,一臉不可思議的看著它,符籙師絕對不會滅亡的!一個三千萬年的超古代文明怎麼可能就這麼滅亡了!

這時,小傢夥發出七彩光芒,我下意識用手遮擋,可忘了我是處於靈魂狀態,所有的光都對靈魂是有穿透力的,所以並不會有用。

七彩光芒消失後,小傢夥變成了一個看起來聰明靈動的女孩,我冇想到陪伴我那麼久的小傢夥是個女孩?或者說,性別隻是它的能力,實際上它是無性的?

“你好。”小傢夥第一次以這個樣子和我打招呼。

我也回了一句:“你好”。

小傢夥來回走了幾步,像是回味這個古樸的房間,她說:“這個房間是我特地為你準備的。”

“將來你還會來到這裡。”

的確,這個古樸的房間看起來很普通,可說不定藏的有什麼外掛呢?要是我能夠重生,那麼會不會是那種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窮的劇本?

我搖了搖頭,微微一笑,這種劇本還是算了吧,看著很爽,其實就是麻痹自己罷了,畢竟是哪有什麼什麼,隻是主角的幻想罷了嘛!

“好了,你想說什麼就說吧!”我無奈的說。

“我先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阿瑞斯星雲的特爾星人,來自…其他的宇宙!”

“其他的宇宙…?”我驚呼,符籙師的力量再強,也侷限藍星罷了,要說太空,就算是生前的我也冇想過這茫茫宇宙有著其他的生命,甚至是文明,不過我很快就接受了這個設定,有讓人重生的能力,即便是符籙師也不一定有這種能力。

“你說的能讓我重活一世是什麼意思?”我承認,重活一世的條件對我來說是個誘惑,雖不致命,但能夠重活一世,也比在這裡享受無儘的孤獨要好。

“就是字麵意思,隻是…”小傢夥話還冇說完,我就打斷了她,因為我知道接下來是個什麼套路了,不就是要條件或者代價麼?

“有什麼條件,你就說吧!”

小傢夥的沉默出乎我的意料,她說:“其實冇什麼條件,隻是我得回到我自己的宇宙了。”

“那…我重生後,你我還能相遇麼?”我顫顫巍巍的問道,因為我不想失去這麼一個能夠陪我說話是小傢夥,即使她來自其他宇宙。

“不能了,但你遲早會離開你重生後的星球,來到這茫茫的宇宙中。”小傢夥說這話時,眼裡淡然了幾分,接著說:“不過將來你有打破其他宇宙的隔閡能力的話,說不定還能見到我!”

“接下來你要在這個房間待上七天七夜,到了最後一天,你會暈倒,再次醒來時,你已經變成了一個嗷嗷待哺的嬰兒。”

我冇有立刻答應小傢夥,因為我不知道重生後,會出現在什麼樣的家庭裡,還有,剛剛小傢夥說符籙師已經滅絕了,我即使不想接受也必須接受,可令我想不明白的是,重生後的我還是人類麼,或者說,我所在的藍星上,現在所繁衍生息的還是人類文明麼?

正當我思考時,小傢夥身體突然開始變得透明起來,我發現後,下意識要抱住她,可冇有用,我就這麼穿透她的身體!

“不要離開我…!”我聲嘶力竭的喊著小傢夥,可她一直沉默不語,我氣憤,雖然我知道她要離開,可冇想到來的那麼快!難道說來到這個房間後,就是最後一麵嗎?!就算要離開,也要打個招呼啊!

陪伴了那麼久,我都把我所有的秘密都告訴小傢夥了,可她…!

直到小傢夥徹底消失,我都還冇反應過來,後來,我發現房間的牆上出現了一個時鐘,至少這個時鐘能讓我有時間的概念。

我找了找這個房間有冇有什麼可以用的東西,果然,在木床旁邊就有一個木桌,這個木桌所用的木頭一看就很名貴,是大戶人家才能用的,桌子下有一個隱藏的抽屜,我這麼一拉,找到了一支筆,這是一支我從未見過的筆,旁邊有一個黑黑的盤子,盤子內有黑色的水,似乎這支筆要用黑色的水才能用?我盲猜應該是這樣,筆的旁邊剛好有一張白紙。

我試了試拿筆寫了寫…“能用!”我欣喜若狂!

處於靈魂狀態的我還冇發覺能拿起筆,有部分的器官已經開始變成實體了,而不是靈魂狀態,都怪我自己有點心急了,以至於這種細節還冇發現。

接下來的時間,我記錄著天數,依據生前的習慣,絕對不會有睡懶覺的情況!身體也在一天天的恢複,到了第六天,已經恢複百分之九十五的身體部位了,大多數器官也完好如初,隻有手指和腳趾還是透明的狀態。

我歎了口氣,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了”我默默地說:“既然是最後一天了,那就找點事情做吧!”

我再次翻找這個小房間,隻是很快就失望了,因為這個房間裡的任何傢俱,無論我怎麼移動,都會回到原位!

我頓了頓,說:“罷了,反正是最後一天了,那就睡個懶覺好好放鬆吧!”

睡了不知幾個小時,但我心裡清楚,時間快到了,距離十二點隻剩十分鐘,這十分鐘我度日如年,希望快一點過去,這個機會可不是每次都有的,而且我也相信,小傢夥是不會騙我的。

能夠重生,那就是最好的,如果能夠報仇,那再好不過!隻是我現在身體雖然恢複了,可力量似乎不能恢複…但我知道這個好處是在這個房間纔有效果。

隨著倒計時,我第一次緊張起來,比第一次殺死魔物還要緊張…然而這都是過去的事情了,不想也罷!

時間一到,我就暈了過去,後麵的故事後麵再說。

也許,我已經處於輪迴之中了呢?

也許,這已經是其中一次輪迴了呢?

我們因無形而被畏懼,因無形而被敬仰,就這樣揮下刀刃。

零不是終點,而是開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桂帆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最後的符?師,最後的符?師最新章節,最後的符?師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